主页 > E生活馆 >Kawhi Leonard的野心太猖狂,波波建议他去当Kob >

Kawhi Leonard的野心太猖狂,波波建议他去当Kob


他的名字总让人想起温暖美丽的海岛。但事实上,Kawhi Leonard的名字跟夏威夷群岛中的考艾岛没有关係,他觉得只是父亲喜欢这个岛名的发音,Kawhi,听起来就代表着丰盛富足。Kawhi还从没去过那里,他计画着某天一定要去看看。

Kawhi Leonard的野心太猖狂,波波建议他去当Kob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有四个姐姐,都十分宠他,争着给他买乔丹鞋或者电子游戏。在Kawhi 7岁那年,他在体检时就告诉医生自己以后要去打NBA。医生笑着说:「你知道有多少孩子都说过这样的话吗?」大约在那之后,Kawhi就再也没说过一句大话了。

他经常安静地观察姐姐们。他礼貌地管教练和父母亲叫「先生」、「女士」。在打橄榄球达阵得分后,他会冷静地把球交给裁判。在篮球场上,他更愿意传球给队友而不是自己出手。「你为什幺这幺做呢?」母亲曾这样问他。

Leonard总喜欢看关于Michael Jordan的纪录片《伴我飞翔》,一直看到眼睛酸涩。吸引他的不是纪录片展示的那些镁光灯、商业广告和华丽数据。「我不喜欢吸引关注。」他说,「不喜欢闹出很大的响动。」篮球场不是他展示技术,而是让他发洩的地方。

「在球场上的打两个小时,就好像10分钟那幺短。」Leonard说,「在篮球里,时间过得特别快。」Leonard最喜欢的课程是数学,他对数学的感情跟对篮球是一样的,可以完全沉浸在几何作业里解题,忘记时间和外部的一切。

「很多人都在乎流行和出名,」Leonard的麻吉说,「但他从不是那样。」

Leonard在加州大峡谷温泉高中读高二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关注他。当有记者把他的得分安在另一位队友身上的时候,他也不开口纠正,后来还对母亲说:「没关係」。他又在Martin Luther King高中读高三,没去参加Nike篮球训练营。「我不需要曝光度。」他这样对AAU教练说。他也决定不去UCLA和南加大这种名校,因为最先对他发出邀请函的是圣迭戈州立大学。当然,圣迭戈的教练们还是很惊慌,害怕他会反悔。

当马刺在2011年开始招募他的时候,球队让Leonard坐飞机到圣安东尼奥与Gregg Popovich见面。「他严肃地跟要心脏病发一样。」Popovich回忆道。不用说,他们一下子就对彼此感兴趣了,Leonard会非常适应马刺的氛围。

自从他第一次与波帅谈话后,Leonard改变了很多。他在2014年拿到FMVP,在2015年成为年度最佳防守球员,现在已经被看做是联盟里攻防两端最全能的人。但他也有很多没有改变的地方。每年休赛期,Leonard仍然会住在圣迭戈的两居室里,其中一个卧室门房上还有个小篮筐,他跟朋友可以一起玩游戏。

哪怕他不去球馆训练,也会把篮球放在揹包里。他经常开一辆97年的雪佛兰太浩 ( Chevy Tahoe ),他在还是青少年的时候经常开着这辆老车在南加州的内陆游蕩。「它还能跑,而且贷款也付清了。」

他是唯一一个还在留着「辫子头」髮型的球星,是对Carmelo Anthony致敬。当朋友们跟他说,剃平头会更受赞助商喜欢的时候,他只是耸耸肩。他对于现有的赞助商Wingstop很满意,因为他总能得到优惠券和免费鸡翅。今年冬天,当他的9400万合约开始生效后,他还是因为丢了优惠券着急了好久,幸好Wingstop补发给他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NBDL里快要吃不上饭的球员呢。」体能教练说。每年休赛期,他都会跟Leonard一起训练。Leonard的饥渴是真的,他是那种少见的渴望伟大但不渴望巨星地位的运动员。「他非常渴望成为伟大的球员。」Popovich说,「但他丝毫不在乎明星地位。你在推特、脸书或者Instagram上是找不到他的,你可能也不会发现他去拍什幺宣传照,走什幺红毯。他热爱篮球,但无视其它一切。」

Leonard一般不跟队友一起到球馆,他也不戴耳机、穿定製西装。「假如球馆是空的,那他会更舒服一些。」波帅说。他一般会穿件黑色帽衫和牛仔裤,眼神放空。他虽然只有24岁,但看起来年纪很大,好像一个揹负了沉重房贷还要去上夜班的人。「我宁愿打球,也不想坐办公室做文职。」他说。

Kawhi Leonard的野心太猖狂,波波建议他去当Kob

Leonard的沉重劳动是在赛场的外线和禁区里,他压低腰,屈膝,伸展手臂,舒张手指,看上去像个冲浪运动员。他的眼神跟随者眼前的对手,思索着任何可以阻拦他们传球的角度。有些对手会试探他,有些对手会讲垃圾话,但他都好像没注意到。他什幺也不说,毫不动摇,坚决封锁一切。

欢迎来到Leonard的孤岛。

Kawhi Leonard的野心太猖狂,波波建议他去当Kob

美航球馆,在开球前两小时,热火重新温习了比赛计划。一般情况下,Luol Deng是热火进攻的重要组成部分,教练都会为他制定计划,让他获得出手机会。但因为对手是马刺,与Deng对位的人是Leonard,热火决定改变计划。为了避开Leonard,热火决定在第一节以Wade为中心,他们相信波帅一定会让Leonard来换防Wade,这样他们就可以争取主动。热火的教练组认为,联盟里没谁的防守能像Leonard那样全面。「跟他对位就是自找麻烦。」一位教练说。

当Leonard在五年前加盟马刺的时候,球队根本不太了解他。哪怕是擅长发掘球员背景的球探,也难以找出多少他的故事。他们只知道Leonard的身体条件出色,6尺7寸,臂展7尺3寸,手长11英寸。他也非常努力,早上6点半会自己带着檯灯到没照明的学校体育馆训练。

Leonard 16岁的时候,父亲Mark Leonard因为枪击事件去世,他原本在康普顿开了一家洗车店。Leonard内向的原因也不光因为这件事,从小他就不喜欢庆祝生日。在圣安东尼奥,他跟母亲一起生活,他的卧室在楼上,母亲在楼下。有时候他们会在晚上一起玩层层叠益智游戏。

「你一定要成为NBA最强的防守者。」Popovich告诉他,「你要比Bruce Bowen还强10倍。」有些自大的首轮秀听到这种话可能会不高兴,毕竟Bowen选秀出身低,也不是巨星。但Leonard没有生气。「我从小就是这样,先做好防守,再去得分。」他说。哪怕是在业余比赛或者AAU表演赛这种没人防守的比赛中,Leonard也要防守。他可以从控卫防到中锋,比赛结束后悄悄离开球馆。

Popovich对手下的核心球星总是最严厉的,Leonard也不是例外。但面对安静的他,波帅的态度总还是会软化一些。「当Kawhi犯错的时候,他总是想要道歉的样子。」波帅说,「他不想让任何人失望。有时候假如他做的很好,我还得告诉他,你做的很棒,可以笑了,你可以为自己开心。」

后来,波帅已经很习惯与Leonard之间的无语交流了。「假如我让他上场上得太早,他会这样,」波帅噘了噘嘴,「这表情的意思就是,波波,你为什幺让我这幺早就上场?他自己从来不说,但我就直接告诉他,我等一下再找你。然后他会点头坐下。」

波帅告诉Leonard,他在防守端的表现会决定他的出场时间。就像训练橄榄球运动员一样,在训练梯上倒退,锻鍊臀部和双脚的协调动作,就好像在跟随一个接球手的跑动一样。

在Leonard的第二个赛季,他的出场时间超过了30分钟,也开始参与挡拆战术。「我看了很多影片,不仅仅是球员个人动作,还有全队的进攻战术,我希望了解他们的倾向,争取做出正确的判断。」他说。

他话不多不代表他不思考。他总说自己在猜测对手动作,但这确实他敏锐观察和谨慎决断的结果。「他不是Allen Iverson那幺张扬,在禁区中等着抄截你。」Popovich说,「他是会防死你的,所以其他球员不愿跟他对位。」被一个人不知疲倦地贴身跟蹤四节绝对不是舒适的经历。马刺助教Chad Forcier说:「有时候你以为他被击败了。」但那正是Leonard会伸出长臂,死亡缠绕的时候。

马刺已经注意到对手对Leonard的反应。Leonard一上场他们就皱眉,把球当烫手山芋一样传来传去,没有人愿意背打或者单打他。「除了力量、速度之外,这个混蛋实在是……太专注了……」快艇后卫J.J. Redick说,「我不知道球探报告怎幺说,但我确定他在每个回合都不会放鬆。我照样按自己的风格打,但我必须承认,他大概不会犯任何错误,我一节可能只能投进一两个球,我得接受这个结果,这样我还能为队友创造更多空间。」

溜马前锋Paul George试图在Leonard面前强行出手,结果他在那场比赛14投1中。尼克的Anthony则17投4中。雷霆的Kevin Durant 19投6中。在1月23日,Kobe得到81分的十週年纪念日上,湖人在主场迎战马刺。Kobe与Leonard对位,他只游走外线,最后9次出手只换来5分。「我再也不会跟他对位了。」Kobe笑着说。

Kobe的做法或许是最谨慎的。根据NBA官网的数据,在前半赛季,被Leonard防守的球员命中率只有39.8%,比他们的平均命中率低了4.5%。NBA也记录了「预防防守」的数据,将球员防守对手接球的结果、减少的得分和出手都计算出来。而Leonard在这三项统计中都排联盟前十(外线球员)。「其他球队都看得到。」一位东区球探表示,「然后都选择避开他。」

Leonard可以永远待在他的孤岛上,他的防守可以比Bowen强20倍,只要愿意他可以打完全场,他只需要做好防守,比对手多进一球就可以了。

Kawhi Leonard的野心太猖狂,波波建议他去当KobLeonard一整天都待在芝加哥的阿泰克运动训练馆,这一天是2011年的选秀联合大会,他需要被所有球队检验。跟所有高顺位新秀一样,Leonard被告知可以跳过基础训练和竞赛环节。但最终他看得百无聊赖,还是上了场,拿球开始投篮。他忍不住了,结果10分钟后,他就被赶下场了。

但Chip Engelland关注了这10分钟。这位最擅长指导投篮的马刺球员发展教练觉得他基础不错,手型可以。对于在大学两年三分命中率只有25%的Leonard来说,这个评价在当时看来是很奇怪的。

一开始,有不少马刺高层对于在选秀日用控卫George Hill换来Leonard的选秀权这一做法感到犹豫不决。「我们都面面相觑,觉得难以置信。」波帅回忆道,「我们都很害怕,因为谁都不了解这个孩子。他不是射手,不是得分手,也不算外线球员,他就是个会抢篮板的大个子。」

但Engelland在看了Leonard 10分钟的投篮训练后,就树立了对他的信心。随后,他教会Leonard压低出手点,让他仔细观察Kobe投篮的照片。他相信总有一天,Leonard可以参加全明星三分大赛。

在停摆结束后,Leonard去训练营报导,Engelland对他说:「你想成为一个伟大球员吗?」Leonard没有回答。「这不是个容易回答的问题。」Engelland说,「能成为好球员就不错了。」结果在第二天的训练里,Leonard找到Engelland,说:「我愿意。我想成为伟大球员。」

于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团队低调地开始奋斗,一切都符合Leonard的喜好。任何人在电视上看到Leonard的样子,都是防守、抢篮板、偶尔投出个底角三分。教练组似乎要把他打造成「3D」专家,但实际上,他们希望Leonard成为联盟下一个攻防全能的无敌球员。

每天早上,所有马刺球员都要按规定服用维他命。这里的「维他命」,其实是每个球员需要练的一项技术,有可能是罚球,有可能是底角三分或者跳投。Leonard的「维他命」可以说是包含了所有成分。Engelland说:「他能做的实在太多了,我们在他的维他命里放了太多元素。」

他们从底角三分开始练,相信总有一天Leonard的跳投会让防守者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他们磨练运球一步急停,Kobe的教科书脚步,后仰。在2013年全明星赛上,Leonard跟Kobe一起坐在Nike的包厢里,分析技术动作。「他的话不多。」Kobe回忆道,「但他会问一些很细緻的问题。」Leonard很渴望展示自己的全能技巧,但Popovich总把他藏着,马刺的征途还很长。

Kawhi Leonard的野心太猖狂,波波建议他去当Kob

当马刺在2014年夺冠的时候,Leonard决定不参加国家队,因为连续两年打总冠军赛对体力已经是个考验。他整个夏天都保持一天三练的节奏,有时候强度大到24小时内体重骤降。他的举重练习量跟NFL球员差不多,腿部推举达到600磅,蹲举则有400磅。当马刺把冠军奖盃寄给他,让他可以在家乡展览的时候,他只是把奖盃放在房间里,自己继续训练日程。「他基本就跟机器一样。」。虽然Leonard也有体力极限,但他还是不愿喝教练给他準备的樱桃甜菜汁恢复能量。

大部分马刺球员的「维他命」是由球队决定的,但教练组允许Leonard自己决定。「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会是什幺。」说,「有时候可能是罚球,然后聊聊人生。」Leonard很喜欢研究现代建筑,目前正在圣安东尼奥建房子。他跟女友Kishele Shipley从大学就在交往。

上赛季,马刺终于让Leonard火力全开,彻底把「实验品」展示了出来。Popovich把以前给Ginobili的战术都用在了Leonard身上,让他像Draymond Green一样冲抢篮板,让他在小前锋位置上背打。在2月,当马刺在对魔术一战的最后13秒与对手打平的时候,波帅在暂停中决定让Leonard单打。最终,Leonard在19英尺出投进绝杀,他根本没有庆祝,因为没必要。

就跟Engelland所预测的一样,Leonard获得了三分大赛的邀请,只不过他拒绝了。在全明星週末,他参加的唯一活动就是正赛,因为自己被选进了先发。「我们赢了。」赛后他宣布。可能他是场上唯一一个会在乎胜负,真的去防守的球员。

「我已经儘量给他减少任务了。」Popovich说,「但我也让他明白,他的责任就是每晚都要拿出最佳表现,就像Kobe、Michael、Duncan那样。他应该是跟他们同一级别的球员。」波帅还会给Leonard看Barkley的影片,让他学习Barkley当年是怎样破包夹的。同时,波帅也催促他跟Kobe做朋友。

「要成为像Kobe、Michael或者LeBron那样的得分手,你总得自私一点。」曾在马刺效力,如今在解说马刺比赛的Sean Elliott 说,「你总得有点自大。」Elliott 表示,他在赛后採访Leonard很痛苦,很害怕他只用一个词回答。「我觉得自己可能从来没见过那样的超级巨星。」他说。

Kawhi Leonard的野心太猖狂,波波建议他去当Kob

站在史坦波中心球场篮架后的那个人带着粉色的帽子,穿着粉色的裤子。他一手抱着一个婴儿,一手举着银色的为Duncan加油的标语牌。「Timmy!」他喊道,「Timmy!Timmy!」他一直喊道Duncan不得不停止热身,对他职业地微笑一下,尴尬地挥挥手。是的,这样追星很辛苦。「Kawhi Leonard,」马刺前锋David West说,「就是Duncan 2.0。」

这样的比喻很巧妙,但还有点过于片面。他们两人确实都不在意什幺关注度,但Duncan起码还能话多点,不仅是面对媒体,比起Leonard,他私底下也算是很爱说话的人。马刺球员试图用幽默打动Leonard,每当波帅要在场边被绊倒或者首席训练师在球队大巴讲笑话的时候他都会笑。Duncan说:「他剩下的都是自信。」

Leonard或许永远不会砍下50+,霸佔精彩集锦。但32分钟拿到25分8篮板,封锁对手箭头球员怎幺样呢?「那就很强了。」Engelland说,「他想要的不是一场的精彩,他希望能长时间都如此出色。」了解Leonard的人都知道他脑子里有个清单,上面都是他希望在场上能防死的人,以及还想要拿到的荣誉。

现在他场均得到20.8分6.9篮板,但本赛季的MVP评选他最多排第二,是赶不上Stephen Curry的。今年的形势确实很奇怪,哪怕马刺的统治力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级别,但勇士队里能投篮的人太多,而Leonard只有一个。在1月26日的交手中,勇士大胜了马刺30分。

但马刺现在仍然是最可能威胁勇士卫冕成功的对手,也是因为Leonard,他的大手说不定真的能把勇士的夺冠之窗给关闭。马刺总经理R.C. Buford说:「他改变了我们整支球队,让我们焕发了第二春,他是推动我们前进的动力。」

当Duncan、Ginobili和Parker还在巅峰的时候,马刺的角色球员各司其职,在各自领域都堪称专家。而当GDP老去,球队需要有人能承担其核心的重责,而Leonard及时出现了。他让Popovich还愿意站在边线执教,假如没有Leonard,Duncan和Ginobili现在说不定已经退休了。他们都跟Leonard一起站在岛上。

据他的母亲说,Kawhi的名字来自于一位非洲的王子。「Kawhi」这个词却很难定义, 波利尼西亚历史学家给它的翻译似乎也非常适合这位给NBA带来死亡缠绕,振兴了一支球队,扼死了其他很多队的年轻人:在颈部最美好的地方。



上一篇: 下一篇:

台湾具象木雕艺术 朱铭带动第一波浪潮

台湾养鳗大亨攻佔米其林料理

台湾内战胜出 周天成晋级南韩羽赛男单决赛

台湾内战胜谢家詹家泛太平洋赛封后

台湾内部的中国因素及因应之道(下)

台湾再生能源发展现况 &8211; 以屏东县为例

申博太阳城_万利游戏注册送38元|各方面新闻信息网|收集最全面衣食住行|网站地图 博138申sunbet sunbet心水博